• 西安老人忆儿时经历抗战:两次与炸弹擦肩而过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站在建筑物废墟中的儿童1944年西安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78岁的张天伟老人是地道的老西安,他童年的一大半时间是在抗战中度过的。在那段硝烟四起、战火纷飞的岁月里,西安虽未踏入日军的铁蹄,但在频繁的敌机轰炸下,也是满城瓦砾、民不聊生。

    张天伟老人亲历了日本军国主义投降的那一天。他一直记得,抗战中的西安军民众志成城、共御外侮,为民族而战、为国家而战,在西安汇聚起了磅礴的抗战力量。

    一位老人两次与炸弹擦肩而过

    9月1日下午,张天伟老人坐在明亮的窗前,回忆那段听着警报和轰炸声的岁月,一切好似就在眼前。

    “抗战时,我家住在南城墙里的开通巷,从我家大门到城墙根只有120米的距离。城墙很厚,里面有很多防空洞,城墙上面有挂灯笼的电线杆,防空警报响起时杆上就会挂上红色灯笼,那是日本飞机要来轰炸的标志。”老人说看灯笼钻防空洞的日子占据了他童年回忆的很大一部分。

    老人幼年时两次与炸弹擦肩而过,险些赔上性命。“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我邻居家被炸,巨大的爆炸声就在我耳边响起,炸弹落在了开通巷26号院内,我家是23号。当时我父亲吓得脸都白了,我母亲一把抱起我护在她身下。我家房顶的瓦被震落了,玻璃也被震碎了。后来听说26号家的儿媳妇当时就被炸死了,情况很惨。”

    也许是那次惨烈的轰炸让张天伟的父亲看到了战争的残酷,他后来在自家后院挖了很深的防空洞,而且是结构特别复杂且有多个出口的洞套洞,最大的洞有40平方米,最小的则要爬着才能进去。

    后来的一次轰炸验证了张父的明智。“我第二次近距离遭遇轰炸更惊心动魄,当时听见警报声后我们全家人都钻进了后院的防空洞,我父亲带着大家穿过第一个大洞径直走进了第二个洞。后来那次轰炸时日军的炸弹扔下来直接炸穿了第一个洞,洞顶垮塌了一块,掉下很多土,如果当时我们全家躲在第一个洞里,不被炸死也会被土埋了。”老人说。

    老人当年的亲身经历后来在很多史料中被佐证。据陕西省档案馆的档案资料显示,日机于1937年11月7日,首先轰炸潼关县城,六天之后开始轰炸西安,日本空军在山西运城,临汾设有机场,日机起飞不足半小时就能飞抵西安上空。在长达7年多的时间里,日军轰炸西安145次,出动飞机560余架次,伤亡1万余人,毁房43000余间。

    西安是“前方的后方后方的前方”

    轰炸让西安遭受着侵略者的蹂躏。相较与邻省的沦陷城市而言,始终没有被日军攻占的西安在那时也算是相对安全的后方。

    据西安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著的《西安抗战风云》记载,1936年西安市的总人口有20.88万人,1938年太原、南京、武汉相继失守后,与陕西比邻的山西、河南等省以及其他沦陷区人口大量涌入西安,加之大批工厂、学校内迁和驻军的增多,西安人口剧增至24.64万人,抗战时期仅流亡西安的难民人数就有6万多。

    抗战时期西安是西北军事战略要地,是连接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和全国各地的桥头堡,民国时期还一度被政府定为陪都,是支援抗日前线最有力的后方之一,被誉为“前方的后方,后方的前方”。因此日军更是集中火力轰炸西安,越来越密集的空袭不仅让民不聊生,也让城市工商凋敝、经济萧条。

    在张天伟的记忆中,那时西安没有高楼,全城最高点就是钟楼,街上也没有那么多人,似乎总是天还没黑街上就已经关门锁店一片凄凉景象。

    1942年前后,因日军占领山西、河南直抵晋陕豫三省交界的风陵渡与中国军队对峙,西安被轰炸得更厉害。一些现代化程度较高的工厂屡遭日军轰炸,破坏十分严重。根据《抗战期间日本飞机轰炸陕西实录》记载,1938年11月16、18、23日在3次轰炸中,当时“市民目睹死伤同胞之惨状,惊怖欲绝。一闻警报,手足顿时无措,老幼惶骇,攘先趋避。……致使一般商民,日中不敢为市。”

    据可考资料显示,抗战前西安的商业曾一度兴盛,1934年时仅12万人口的西安就有商铺5000余家。但抗战爆发后,日本的飞机不断轰炸,许多工厂、商铺外迁、倒闭。据统计,1943年底时全市仅企业就减少了30%,摊点商铺更是减少无数。

    西安市档案局工作人员谢书文对多份当年的档案、史料研究发现,在没有充裕能力动用飞机高射炮拦截日机轰炸时,当时的陕西省成立了防空司令部,组建各级防空组织指挥系统,警报班、警备班、消防班、救设班、工务班、避难指导班、灯火管制班等;同时成立宣传队给民众普及防空基本常识,飞机的识别法、防毒须知简易纱布防毒口罩制作法、防空警报、警钟识别方法等;还加强了对空袭发生时,建筑物、道路和民宅等消防灭火、抢修、人员救治等工作。

    西安抗日救亡运动此起彼伏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和杨虎城反对内战,毅然发动兵谏,扣留了来陕督战的蒋介石,提出“改组政府、停止内战”等救国主张,“西安事变”后来在国际国内各种和平力量的斡旋下,最终得到和平解决,促成了第二次国共合作,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据《西安抗战风云》记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中共中央通电全国,号召大家筑起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当时的中共西安市工委指示基层组织和党员,加强抗日的宣传动员和组织群众抗日工作。在市工委的领导下,西安的群众性抗日救亡运动迅速形成高潮。

    陇海铁路抗敌后援会、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西安地方队部、西安学生救国联合会、陕西妇女慰劳会等抗日救亡团体纷纷成立。妇女也冲破束缚投入到抗日救亡运动中,女师、助产学校的学生百家乐官方认证,百家乐规则,百家乐官网走上街头、奔赴农村,以书写标语、街头演讲、教唱救亡歌曲等形式进行抗日救亡宣传。青年学生走出校园,深入厂矿、奔赴战区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救亡运动。

    1937年11月,抗敌后援会西安学生分会先后组织了4批共65个农村工作团到关中、陕南各县,以集会、演讲、座谈、访问等形式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帮助当地群众建立抗日救亡组织,极大激发了广大群众的爱国热情。

    当日军炮击黄河沿岸的陕西河防阵地时,民先队西安队部动员了300多名青年参军上前线,与日军作战。在日军对西安长达7年的轰炸中,西安各救亡团体仍积极开展活动,极大鼓舞了抗日将士们奋勇杀敌的士气。学生们还积极参加慰问、护理伤病员和救助在轰炸中受伤的群众,直接为抗战服务。

    此外,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仅在1938年5月至8月间,就向革命圣地延安输送了2288名爱国进步青年。据不完全统计,抗战时期从西安八办输送至延安的进步青年至少有2万余人,这些人后来几乎都投入到了民族解放的洪流中。有力支持了陕甘宁抗日根据地的建立和巩固,发展了西安地区抗日救亡的大好形势。

    日本投降那天东大街比过年还热闹

    在张天伟的记忆中,日军轰炸西安是最惨痛的回忆,但日本投降那天,西安街头人们的笑脸和喧天的锣鼓声,是他毕生难忘的回忆。“1945年8月日本投降前的一天,我们开通巷的人,男女老少都跑到大路上、土崖上、家门口仰着头看飞机,数不清的美国飞机,一波一波,一群一群,从东边空中飞来,往西南方向飞去,飞得很低,螺旋桨都看得很清楚。有的飞机是四个螺旋桨都转,我亲眼看见有一架是两个螺旋桨不转的。”后来他听大人们说,那是美国轰炸机轰炸完日本本土后的返航。

    长大后成为军事迷的张天伟根据小时候的记忆翻阅资料发现,他当年看到的美国飞机就是B-29战略轰炸机,这种被誉为“空中战斗堡垒”的轰炸机正是美军二战时轰炸日本本土的主战机型。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当天晚百家乐官方认证,百家乐规则,百家乐官网上七岁的张天伟被四舅领着去了东大街。“从开通巷到了菊花园出去就是东大街,那天晚上东大街上的商店、铺面字号的老板都把汽灯挑出来了,开到最亮,整个东大街都被汽灯照亮了,人们笑脸相迎互相恭喜。”

    那天晚上,张天伟快走到钟楼时,看到很多驻扎在西关机场的美军,开了好多辆威利斯敞篷小吉普车出来,绕着钟楼转圈。满脸笑容的美军把船形帽抛得很高,不停欢呼。街上看热闹得一些人上了美军的吉普车,大家高兴的一起欢呼、唱歌。当时人山人海的东大街上除了有锣鼓唢呐的声音外,还有零散庆祝胜利的枪声。

    在张天伟的印象中,这样的热闹场面持续了好几天,大家再也不用过提心吊胆的日子,小孩子再也不用怕空袭,可以在城墙上肆无忌惮地玩了。

    如今70年过去了,当年那个不足8岁的小男孩已经成了78岁的老者。老人如今的听力不太好了,但思维异常清晰。他甚至还能模仿当年空袭警报的多种节奏,他说:“那些声音好像一辈子都在耳边,忘不掉的。”

    老人亲身经历了西安的抗战岁月,也经历了西安的重建以及现在的好日子,如今他喜欢做风筝,是那种有齿轮咬合。风一吹每个部位都会动的精密风筝。他喜欢坐在明亮的窗户边做自己喜欢的风筝,他说:“这种惬意自在的生活,我小时候不敢想。”

    战争留给很多老人都留下了一生也无法忘记的苦难,却也给了他们对比当下生活的发言权,硝烟散尽之后,他们总是更愿意说铭记历史,珍惜和平。

    多个抗战展览

    让西安人了解真实的抗战

    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西安多家博物馆和纪念馆今年先后推出多个不同类型的抗战专题展览,从不同角度反映中国人民抗击侵略者的伟大壮举。

    多个展览不同视角反映抗战时的西安

    今年七月开始,西安的众多博物馆和纪念馆就陆续开始推出各种类型的抗战展览。

    陕西历史博物馆展出的“延安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以“延安--全面抗战的政治指导中心”为陈列主题,用大量的史料照片、文件资料和影像资料真实反映了延安时期中国人民为抵御侵略、争取民族解放的艰辛历程。

    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纪念馆举办的《理想之路》图片展表现了抗日战争时期来自全国各地的爱国青年胸怀理想和信念,历经千难险阻,从海外、沦陷区、大后方奔赴延安寻求真理、终在延安这革命的大熔炉中锻炼后,走向前线、走向革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事迹。

    西安事变纪念馆举办的《伟大贡献中国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西安半坡博物馆举办的《一个公民的抗战收藏》文物展,陕西省档案馆举办的《黄河在咆哮》和西安市举办的《西安抗战纪实》、西安市钟鼓楼博物馆举办的《民族大义抗战中的陕军》以及西安大唐西市博物馆举办的《难忘的记忆陕西民间抗战藏品集萃》、西安烈士陵园举办的《纪念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图片展》等展览,都通过大量的史料从不同视角反映了抗战时期的中国和西安,目前这些展览还都在持续展出中。

    上万张抗战时期的照片还原历史真相

    在这些已经先后开展的展览中,几乎每一个展览都用到了大量的战时照片,西安事变前后的和谈照片、被飞机轰炸后的西安街头、以及从八办前往延安的大批学生照片、从沦陷区涌进西安的难民照片、激战在各个主战场的陕军英姿、抗战时曾从西安去各个抗日根据地的外国的新闻……

    每一张照片背后都有一段不能忘却的历史。这些黑白影像记录的真实瞬间,从军政、民生、社会各个角度展现了西安在抗战中的战略大后方作用。上万张照片全方位、多角度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的中流砥柱作用。

    数百件抗战文物见证全民抗战血泪史

    《论持久战》的最早版本、毛泽东用过的望远镜、贺龙用过的派克钢笔,战时装毛泽东手稿的小木箱、当年的《新华日报》《抗日三字经》《游击战术讲话》《手榴弹投掷教练》、第一版的《西行漫记》以及那些用玻璃罐、陶罐、石头、木头、灯、碗等做成的地雷……这些出现在展览中的数百件抗战文物都见证了那段血与火的抗战岁月。

    第一版的《西行漫记》曾引领无数进步青年了解中国共产党和其所领导的军队以及根据地的真实情况,将他们从全国各地吸引到红色革命的中心延安。最早版本的《论持久战》第一次阐明了中国共产党全面抗战的路线和战略、策略,成为领导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思想武器。各式各样的地雷则展现了全民抗日中老百姓和侵华日军的斗智斗勇。

    这些抗战文物,有的保存在各大博物馆里,有的则是一些民间收藏家这些年一点点从全国各地收回来的。它们都代表着那个时期全民族奋勇反抗侵略的不屈精神。

    本版文/张佳实习生孙菲图/张宇明翻拍

    上一篇:闫妮生日 张嘉译送白玫瑰“示爱”

    下一篇:这就是花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