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国最高法院:裁准实施特朗普政府难民禁令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篇一:梦里不知身是客这一夜忆起太多悲凉,时光荏苒,情又将归去何方?;长风勾起记忆中太多的旧伤,将少年的故事又印在了不再年轻的心房,就让我把思念的张望,藏在泛黄的日记本中珍藏。何时想起,何时遗忘,都将不再牵强…夜终究太静,不寐不眠,被迫的唤醒我心底埋葬的痛…尘封的回忆如潮水般扑进心房,却只让我看到执着中绽放的灵魂之光…思绪在往事中蔓延,这一路的吟唱,又是谁的长袖在尘世中张狂的飞扬…当繁华落尽,只余一声叹息去哀伤这故事的悲凉,又是谁在当初癫狂的弹唱这一曲没有谱子的乐章?舞剧终将散场,这一篇断章,写在故事的结尾,梦开始的地方…篇二:梦里不知身是客常常就有这种感觉,一个人走着走着便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在一片虚无的黑暗中,手足无措,尽管我知道,这里是曾留下过我的足迹,但此时此刻,我却真切的感觉到她是如此的陌生。可悲的是,在曲终人散之后,我才恍悟,原来再也不能有你坐在身边,才是真正的不快乐。其实很多时候,人无法改变命运,就像路边的花灯一样力量薄弱,只能无奈地被流水推着走,流到哪儿是哪儿。可进可出,若即若离,可爱可怨,可聚而不会散,或与也就正因为如此,才是最天长地久的一种情感。我常常痛感生活的艰辛与沉重,无数次目睹了生命在各种重压下的扭曲与变形,“平凡”一时间成了我最真切的渴望。但是,我却在不经意间遗漏了另外一种恐惧,即:没有期待、无需付出的平静,其实是在消耗生命的活力与精神。与其这样,我更愿意将时间放在书本上,阅读经典,就会让我在今天成为一个醒客。这时候的我会发现,其实我并不孤独,存在着一个醒客的世界,这个世界超越于历史的变迁和人间的喧哗而长存,把一切时代的思想者联结成一个整体。沉静的文字,最会煽情。唯有嘎嘣豆的欢快,才能盖过琵琶的感伤。每个男人的心里,都曾住进过一个让他牵挂的女人,哪怕是她早已不在,至少心里会有了一个思念的方向。但我是不喜欢去刻意追求什么,哪怕她会与我擦肩而过,刻意去找的东西,往往是找不到的。天下万物的来和去,都有它的时间。真正的快乐,不是狂喜,亦不是苦痛,在我很主观的来说,它是细水长流,碧海无波,在芸芸众生里做一个普通的人,享受生命一刹间的喜悦,那么我即使不死,也在天堂里了。十八那年,我说:“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我知道我是不同的,我是我自己的典型。我不是谁的草,我会是一棵大树,枝繁叶茂,根深千尺。岁月留下年轮,我欣喜看自己刻痕的成长。灌溉我的是时间,我与自然息息相通,坦诚生长。我会是一棵大树,会有花有果,无论哪种,一样美丽!(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现实的世界,让我逐渐变成了一个病人,或者说在你我的心里都曾经或正在住着一个病人,所以我们越来越麻木,面对生活也越来越不在乎。我们开始无病呻吟,开始刻意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开始学会用自己的温暖一点点填满心底的缺口,把自己的故事说给自己听,自话自说。其实孤独没有什么不好。使孤独变得不好。是因为我害怕孤独。我一直希望,能在一个雨后的小巷,邂逅一位撑着油纸伞、独自徘徊、暗含淡淡忧伤的姑娘。我始终觉得,尘世中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一次令人心动的相遇。尽管相遇之后,也许又会无奈地离开,我无从知晓。但我知道,为了这次相遇,我经历了多少漫长的等待,其间夹杂着多少纷纷绵绵的甜蜜与忧伤,苦涩与寂寞。常常写到伤口结了疤,却仍旧找不到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但在一个人的生命里可没有这种事情,只有伤口,有时候会缩到才如针眼大,然而不结疤,遭受折磨的痕迹更近乎丧失一个手指或是瞎了一只眼睛。一年到头我也不会因为少了根手指或瞎了只眼睛而死掉,但即便再疼痛,也还是没有一点办法补救,原来杀人,也没有什么难的。也许每一个男人的一生都应该有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然而它的人生态度又是何等肯定。我不喜欢壮烈。我是喜欢悲壮,更喜欢苍凉壮烈。只是力,没有美,似乎缺少人性。悲哀则如大红大绿的配色,是一种强烈的对照。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我愿意在自己面前一直留有一个地方,然后去爱。不知道是谁,不知道如何去爱,也不知道可以爱多久。只是等待一次爱情,也许永远都没有人,可是这种等待就是爱情本身。一个人总是有那么一点不安,一个人总是有那么一点悲伤,一个人总是有那么一点孤单,一个人总是有那么一点怀念,一个人总是有那么一点寂寞,一个人总是有那么一点失落,一个人总是有那么一点无奈,一个人总是有那么一点彷徨,一个人总是有那么一点……好吧,我现在,一个人……篇三:梦里不知身是客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爱上天井湖了。一汪碧水,映着亭台楼阁,映着拱桥曲廊,映着绿树红花,宛如一幅平铺的彩绘的苏州刺绣。春天里,看不尽的绿,赏不尽的花;夏天里,有的是浓荫,有的是清凉;秋天里,层林尽染,丹桂飘香;冬天里,雪压枝头如云如絮,冰封湖面如镜如玉。如果说,季节是一支动听的变奏曲,那么,应时而化的湖上风光则是缤纷璀璨的跳跃的音符。晨光初露,轻雾氤氲,弱风扶柳,好鸟相鸣。湖面上,人头点点,水声哗哗,不时传来游泳爱好者畅游天地之间发出的嘹亮的呼啸;湖堤上,人影幢幢,往来不绝,有跑步的,有散步的,有边走边听收音机的,有边走边说着家长里短的;桃林中,鸟笼高挂,各色鸟儿叽叽喳喳,那是老人们在放鸟儿;草坪上,仙乐飘飘,舞姿盈盈,那是晨练者在翩翩起舞;滨水处,一溜的鱼竿伸在水面上,一个个背影静静地伫立在葱绿的树荫下,那是垂钓者在悠闲地等着鱼儿上钩。天井湖的晨光,是一首优美的抒情诗,纵然读她千遍,也都不能读透。暮色苍茫,华灯初上,月明星稀,静影沉璧。夜幕下的天井湖,似母亲怀中的小宝贝,一边吮吸着母亲的乳汁,一边轻吟着沉入梦乡。只有那树间路边的夜灯,静谧地眨巴着惺忪的睡眼;只有那靠椅上和树影中轻轻依偎的情侣,悄悄地诉说着关于春天的夜话。湖的北边,一带炫目的灯光,勾勒出景湖湾和江南文化园别具特色的建筑的倩影,恍若魅力无比的上海滩,又如风光无限的天上的街市。偶尔有一画舫悠游湖面,倒影如带,古筝唱晚,平添了天井湖撩人的夜色。天井湖的夜景,是一首迷人的梦幻曲,在她的浸润下,你有的是欣悦,有的是想象,有的是陶醉。湖的东岸,在市府大厦的俯览下,铜文化广场草木繁茂,姹紫嫣红;“八宝柱”相向矗立,铜壁画灵动质感,青铜雕塑尽显铜都精神,山水小品凸现生态特色。湖水在她的脚下轻轻荡漾,她便如一叶轻舟,载着一座城市,载着一座城市美好的梦想,每天都要从太阳升起的地方起航,驶向远方。可以说,铜文化广场是天井湖明亮的眼睛,是天井湖景中之景,是古铜都一张耀眼的名片。和许许多多人一样,早早晚晚,我都要到天井湖去走一趟。就如一个朝圣者,一走进天井湖,眼前顿时清静,心中顿时洁净,思想顿时纯净。我走着,看着,听着,想着,得到的主题全是绿色的,就像是被水洗过的一样。尤其是在习习晚风中,走在悠长的湖心堤上,看着星星点点的灯光和摇曳多姿的灯影,听着荡漾的涛声、窸窣的叶声和轻细的人声,呼吸着花木芳香的气息,简直不知今夕何夕了。在我眼里,天井湖是一个日长日妍的女孩儿。我是看着她愈来愈秀美,愈来愈丰满,愈来愈迷人的。而今,她已是一个丰姿绰约的大姑娘,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朝气。我已经深恋着她了!家里来客人了,第一件事就是带他去看天井湖。跟外地人在一起,侃起家乡景致,第一个侃到的也是天井湖。要是有人问我家住何处,我就不假思索地告诉他,我家住在天井湖边。其实,在这里,我本是一个外乡人。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972620.html

    上一篇:转瞬即逝

    下一篇:郑晓龙委员反腐败大快人心 文艺作品理应有所呈